TL;DR

最近我发现自己对于思考和记录的欲望在慢慢消亡,这是件很令我沮丧的事情。“少愤怒而多思考”的人设正在崩塌,我在向着自己厌恶的方向,附和着,愤怒着,可一旦冷却翻篇之后,又恢复到若无其事的状态。归根结底,我没有以前那么坚定了,对「自我」的认同感逐渐淡化,开始被生活的惯性驱动,不去思考为什么,因为我发现随波逐流原来这么轻松。但始终,我还是没法和自己的内心和解,因为一旦我进入放纵之后的“贤者模式”,我开始恐慌,怀疑。与其被这种循环往复的矛盾折磨,不如投入到工作当中,至少不会有失落感。所以,这一年我基本放弃“抵抗”,避免思考为什么,开始享受这一年加速的节奏。

是告别也是开始

这一年注定是个说再见的一年,作为一个影迷,这个时代的我们也是幸运的,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记忆,漫威宇宙;有时候你会感慨十年真的很短,弹指一挥间,反过来想想,终局之战是集结,是重聚,但也是新时代的开始。这一年我们愤怒,声讨HBO,我们会怀念狼家的孩子流离失所的模样,我们期待龙妈身披铠甲力挽狂澜的终章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六季过后无权游”。但是我们也会惊叹HBO用一种阴冷,克制却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将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呈现出来,它时刻提醒着对于自然与规律,我们始终应该保持敬畏之心。这个时代的我们注定是怀旧的,我们怀念Queen,怀念佛雷迪,遗憾我们没有亲身经历那段充满爱、痛苦和接纳的音乐之旅;我们想以一部《爱尔兰人》重温当年风华正茂的阿尔帕西诺、德尼罗与乔·佩西共同演绎的黑帮传奇;我们想象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起云涌的好莱坞,光怪陆离的电影中的电影往事;我们在菲尼克斯肆意癫狂的小丑表演中看DC如何在后黑暗骑士时代重新扳回一局;

当然,这一年华语电影也慢慢摆脱流量时代,我们看到了哪吒的横空出世,《流浪地球》的荡气回肠,《少年的你》的真实无助;好的影视剧也层出不穷,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让我们学会重新审视现实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让我们领略盛世长安美景的同时也赞叹古人的理想抱负;甚至一些精彩的华语综艺也开始摆脱刻板印象,突出重围,《乐队的夏天》让我们享受音乐的同时开始尊重摇滚;《圆桌派》继续教我们如何做一个人畜无害的空巢老人;《奇葩说》继续满足着我们围观不怕事儿大的幻想。

每一颗苹果都值得被偷吃。

这一年还有很多没有提及的优秀作品,它们不只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甚至是我们迷茫低落时的一颗启明星。很期待在新的一年我们有幸见证更多优秀影视剧的诞生。

一些小小的成就

回顾过去一年,工作上取得了一些小的进步,除了不断完善基础网络层技术栈,也更加深入地钻研了Istio以及Envoy。之前不断横向地扩展自己的知识领域,却没有用心向下深入探索,导致面对很多技术话题都可以侃侃而谈,可是遇到实际问题的时候无处下手。于是干脆从现实案例出发,在多耦合的复杂环境中练级打怪。

上半年处于持续的三线程并发工作状态,一方面完成日常的ICP Roadmap开发任务,另一方面帮助在客户在生产环境实施Istio,同时,还要在Istio社区推动开源产品的不断演进。

由于工作资源变动,年中有一段时间在Kubernetes-Sig社区参与开发Cluster-api,参与周期并不是很长,很多问题并没有深入研究,但也有所成就。

九月初开始深入调研Kubernetes CICD利器Prow,并将部分项目从Travis迁移到Prow,Prow的好处在于提供了各种插件完成Travis, CirleCI等CICD工具没有的命令式自动化工具,对于Kubernetes原生项目尤其友好。

这一年下来收获也不少,一方面帮助客户完成了将Istio投入生产,另一方面,从Istio1.1到1.4,保证了每三个月的大版本更新顺利更新,最重要的是,使得Istio1.0发布之初的性能问题得到显著改善,同时,Istio官方提供的Operator也随1.4的发布正式投入使用。这也是我个人投入时间比较多的项目之一。另外,也和同事一起完成了Cluster API for IBM Cloud Provider第一个版本的开源与发布。在十月份的时候,开始将Prow投入到生产环境,将公司部分开源项目从Travis切换到Prow。另外,大约在三月份的时候,收到了机械工业出版社的写本关于Istio实践书的邀请,当时我并没有答应,原因一方面是我觉得个人的经验无法承担这样一个角色,另一方面我对于完成这样一本书的意义持保留态度。

新的期待

不知道我是否还理智和清醒,我很享受这一年的加速节奏,甚至工作的惯性让我持续地处于颅内高潮的状态,以至于偶尔“悠闲时光”里我懒得去思考这些到底有没有意义。

我依稀记得年初我斗志昂扬的给自己定了flag:

Make things happen.

我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是不是已经完成,但是我能确定的是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面,怎么也得给战斗升个级,更加激进的计划才能逼迫憋出大招:

取法乎上,得乎其中;取法乎中,得乎其下;取法呼下,无所得矣。

总之,一句话,来年再战!